致力于自己给自己发粮

第一卷 学者与少女(3)

盛夏的到来多少给学生们带去些许浮躁的气息。

同学们身着越来越清凉,兰泽学院的假日制服选料上有些厚重,所以校方特别准许学生们可以在获月至果月期间穿戴自己的衣服。

阿昭的室友娜娜莉早已换上了无袖连衣裙,此刻的她正在落地镜前思考着丝袜的搭配。

阿昭则思考着下午公开课上特约讲师在黑板上写下的公式。

今天下午两人都收获颇丰。

娜娜莉再次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缇斯阁下,阿昭因为娜娜莉的关系成功混入了这位学员贵宾的公开课,听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演讲。

“还在想缇斯阁下的事情?”

“恩,今天下午的演讲实在是太精彩了,我从没想过生物科学可以和古代炼金相结合。”

男人在公开课上所说的那些设想简直是天马行空,...

第一卷 学者与少女(2)

“看我发现了谁,是蝾螈菌哎!”

娜娜莉刚转身离去,坐在远处的三个女孩立刻凑到阿昭的身边用略带讥讽的语气叫着她们给阿昭起的外号。

扎在报纸中的寻找招聘信息的阿昭听到同学的话语后头稍微抬了一下。

也正是这个微小的动作给了几个女生继续嘲弄阿昭的信心。

“哎呀,看来蝾螈菌耳朵不太好使呢。”

阿昭闭上眼,眉头有些微蹙,她心里很清楚对面三个女生为何人。

她们是男爵的追求者。

男爵亲近的人都会成为她们的眼中钉,但她们只敢明目张胆的讥讽自己。

蝾螈菌就是她们给自己起的代称,大意是卑贱的人。

也亏她们如此绞尽脑汁想到这个称号,每每想起三人冥思苦想如何挖苦自己时,阿昭总是忍不住想笑。

蝾螈菌的...

第一卷 学者与少女01

“啊!”

少女再一次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此刻窗外电闪雷鸣,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宿舍楼的窗户上,好像是震怒的主神正在审判这所学院一样。

黑发少女用枕边的手帕擦了擦额角沁出的汗水。

“不要走……帅哥……不要走……”

隔壁房间的室友又在说梦话了,大概正在做有关于美男的梦把。

听着微弱的鼾声传出,阿昭不仅莞尔。

但一想到梦境,少女的脸上再次布满愁容。

自从上次在课堂上晕倒之后阿昭经常做奇怪的梦。

要说奇怪其实也不然,梦中的景象她再熟悉不过了。

——克罗蒂孤儿院,她曾经的家。

每次梦都终止在扎克破门而入的那一刻。

阿昭永远不会忘记那时的青年,翠绿的眸子里映着火光。

身上散发着暖日的味...

第一卷 序

老霍尔博士拄着拐杖朝通往地下都市的密道走去,密道百年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因为地下都市的封禁,早已被众人遗忘。

从入口往下便越来越冰冷,电灯在零度以下会很快耗损电力,这种现在科技的产物被这座古代遗迹拒之门外,博士拿出准备好的煤油灯,点燃。再次柱起拐杖前行。

·

以霍尔博士的年龄来说,他已经不适合再攀爬这些陡峭的台阶。

早已登上学者顶峰的他应该安坐在躺椅之中,只需阅读从大海对岸运送来的研究文献,偶尔批阅一下其他学者的论文原稿,静静地在这座被誉为教廷心脏的城市里度过他的余生。

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目前他有了新的课题,一个让他的全身骨头都兴奋地咯咯作响的研究。

纵使通...

《苍术之歌》序章03

日子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了,孤儿院的孩子越来越少,这也给梅斯提供了一个机会。富人区每一处商机他都看在眼里,黄油、毛毯、木炭和煤油灯只要是他能搞到的东西,他就能以高价卖出去。换来的钱被他换做金石和高属性的晶石,他终有一天是要和阿昭离开这个鬼地方的。

随着大雪初降,院长已经濒临崩溃,对方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他不能在光明节之前还清120万的巨款,他就要被送往异端审判所进行审判。然而对方也给他了另一条生路,他手下还有几个健康的孩子,6个是女孩6个是男孩,乡绅认识一位毒枭,他愿意每个孩子出资20万买下,送到加西亚沿岸,那个奴隶和娼妓之城。

他们承诺每个孩子都会吃饱穿暖,过上充满阳光的生活,有吃不完的面...

《苍术之歌》序章02

“就叫做阿昭吧。”

在阿昭未有记忆的时候,名字就被一位贤者烙印在她幼小的体内,伴随其一生。

AKIRA,阿昭。阿昭,AKIRA。这个名字蕴含着光明和希望。

阿昭10岁以前的人生,就是在这家陈设老旧的教立孤儿院中渡过的。

记忆里的孤儿院总是那么阴森,好像屋檐之下笼罩着一层散不开的阴云。

“如果想活下去就要干活!”这是阿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这不是受戒者必要的修行,而是孤儿院生存的方式。

孤儿院很破,而且越来越破。阿昭依稀记得之前还有香喷喷的面包可以吃,有干净舒适的衣服可以穿,到了光明节的时候还能尝到塞满满馅料的烤火鸡。

但是有一日,远道而来的主教阁下在下榻孤儿院的时候从炖汤里吃出了一...

《苍术之歌》序章

那年夏天,紫藤花开得特别绚烂,阿昭站在兰泽学院的藤架之下,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少女的眼神中露出些许暖意,好像在看着久违相见的恋人一般,最后她拆开了封蜡——印有教廷徽章的火漆制品。

那是一封用暗红色墨水书写的信,从字迹可以分辨出写信之人是名男性。字体刚毅又不失美观,拐角处还带着锋利的急转。它来自海的另一边。

信件开头写着少女的名字,接下来便是一行简短的寒暄。

「尚可安好。」

少女看到这四个字之后面庞下意识地红了一下,嘴中喃喃说道:

“扎克。”

扎克·斯科特,目前供职于教廷的骑士团,这封信的主人,也是阿昭名义上的抚养者。

在阿昭10岁那年,克洛蒂孤儿院燃起了一场大火...

© Bramb | Powered by LOFTER